将本站设为你的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你的收藏夹
 
概述
中药治疗
非药物疗法
食疗
 
 
 
 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-> 亚健康 -> 亚健康科普 -> 中药治疗中药治疗
 
慢性疲劳综合征的中医药诊疗现状
作者:佚名   来源:本站整理   发布时间:2010-11-16 09:53:08
 

    慢性疲劳综合征(Chronic fatigue syndrome,CFS)是一种以长期极度疲劳为突出表现,同时伴有低热、淋巴结肿痛、肌肉酸痛、关节疼痛、神经精神症状、免疫学异常和其它非特异表现的综合征,1988年3月由美国疾病控制中心(CDC)的holmes等[1]定名。1994年11月,CDC的fukada[2]修订了CFS的诊断标准,得到国外医学界的公认。(1)不明原因的持续或反复发作的严重疲劳、持续6个月或以上,充分休息后症状不缓解,活动水平较健康时下降50%。(2)同时具备下列症状的4条或4条以上,持续存在6个月或6个月以上:①记忆力下降或注意力不集中;②咽喉炎;③颈部或腋窝淋巴结触痛;④肌痛;⑤多发性非关节炎性关节疼痛;⑥新出现的头痛;⑦睡眠障碍;⑧劳累后持续不适。(3)除外症状性慢性疲劳:如甲状腺功能减退、药物副作用所致医源性疲劳、慢性肝炎等。
 CFS发病原因尚未阐明,但社会医学家认为:现代社会,由于工作节奏快、效率高,体力、脑力长期处于紧张疲劳状态,导致机体神经、内分泌、免疫系统功能失调是本病发生的主要原因。CDC预测,慢性疲劳将成为21世纪人类健康的主要问题之一。一份来自澳大利亚的研究[3]报道CFS的发病率37.1/10万,其中40%以上患者不能正常工作和学习。现代医学尚缺乏确实有效的治疗方法与药物,而中医药治疗这一疾病有较大的优势,取得了较为满意的效果。
 1 中医对本病的认识
 1.1 范畴 中医无此病名,根据其临床表现应属“虚劳”、“不寐”、“心悸”等范畴。
 1.2 病因病机 杨氏[4]认为,引起本病原因主要有:烦劳过度、情志不畅、禀赋不足或大病后失于调理等。
 本病的临床表现,如极度疲劳、乏力、衰弱、微热、咽痛、淋巴结肿痛、肌痛、精神抑郁、健忘、失眠等,均为脏腑亏损、气血阴阳不足、气机失调所致,其基本病机可概括为虚与郁,病位涉及五脏,但主要在肝脾。脾为气血生化之源,化源不足,气血清阳无以实肢体,则困倦乏力,四肢肌肉酸痛;不能达于上则头晕;不能养心神则心悸健忘;不能滋养先天之肾,则肾精不足,致精少、经闭。肝藏血,主筋,喜条达,恶抑郁,精神压力或过度劳累可致肝之疏泄失常,气血阻滞,形气精血消耗,致使多脏受累,出现精神不安、困顿、抑郁和疲劳等症。
 1.3 治疗原则 根据本病的病因病机,治疗的基本原则是亦补亦疏,疏补结合,补虚损以疏调气机。补是补益,应以气血阴阳为纲,五脏虚侯为目,辨清气血阴阳亏虚的属性和病及脏腑的所在,分别采取益气、养血、滋阴、温阳的治疗方药。疏是疏调气机,应根据气机紊乱的程度和所涉及的脏腑而采取不同方法,如疏肝理气,理气活血,理气和胃等。所谓疏补结合,即在补益时适当加入理气行气药物,使之补而不滞,滋而不腻;而在以疏调气机为主时,应适当加入一些滋阴养血或润燥生津药物,以防香燥之药伤阴耗液。总之,疏补结合,取长补短,共同达到调气机,理脏腑,补虚损,平阴阳,恢复身体健康之目的。
 2 治疗方法
 2.1 辨证分型治疗
 2.1.1 气虚证 神疲乏力、肢体沉困、不耐烦劳、语声低微、呼吸气短、少气懒言、纳谷不馨、面色白 光白、头晕目眩、心悸自汗、舌淡、脉虚细无力。治当补益中气,方用补中益气汤加味:炙黄芪、党参、焦白术、茯苓、当归、柴胡、升麻、炒白芍、炙甘草。若脘闷、纳呆,舌腻属挟湿者加苍术、砂仁、半夏;心悸甚者加柏子仁、龙齿;自汗多者加牡蛎、浮小麦。
 2.1.2 气血两虚证 神疲乏力、肢体困重、呼吸气短、头晕眼花、心悸失眠、面色苍白无华、手足麻木、指甲色淡或月经量少、色淡质稀,舌淡而嫩、脉细弱无力。治当补气养血,方用人参养荣汤加减:黄芪、党参、茯苓、白术、熟地、当归、白芍、五味子、远志、肉桂、炙甘草。头晕重者加杞子、菊花;失眠重者加枣仁、夜交藤、合欢花;肢麻加鸡血藤、丹参、丝瓜络。
 2.1.3 气阴两虚证 神疲乏力、汗出短气、干咳少寐、纲呆、口干咽痛、头晕目眩、潮热、手足心热、腰酸耳鸣、尿少便结,舌红少苔、脉细数无力。治当补气养阴,方用四君子汤合左归饮加减:炙黄芪、党参、白术、茯苓、熟地、萸肉、淮山药、杞子、女贞子、白菊花等。干咳少痰加沙参、麦门冬;口干咽痛加石斛、元参;潮热、手足心热加银花、柴胡、秦艽、丹皮、龟板;便干加生首乌、苁蓉。
 2.1.4 心脾两虚证 神倦乏力、心悸健忘、少寐多梦、面色萎黄、食少纳呆、腹胀便溏、气短神怯或有皮下出血、经少经闭,舌淡嫩、苔白、脉细弱。治当健脾养心,方用归脾汤加味:黄芪、党参、白术、甘草、远志、枣仁、茯神、龙眼肉,当归、广木香。心血不足者加熟地、白芍、阿胶;不寐较重加五味子、柏子仁、夜交藤;脘闷纳呆、苔滑腻者加半夏、陈皮、厚扑;经少经闭加益母草;皮下出血加仙鹤草、生牡蛎。
 2.1.5 肝脾不调证 神疲乏力、胸胁胀满、喜太息、精神抑郁或心烦易怒、口苦咽干、纳食减少、腹胀便溏,苔白、脉弦。治当健脾疏肝,方用柴胡疏肝散加香砂六君子汤;炙黄芪、党参、白术、茯苓、柴胡、枳壳、砂仁、香附、川芎、炙甘草。胁肋疼痛甚加广郁金、延胡索;心烦易怒加山栀、连翘;便溏腹胀加白术、木香;吞酸加左金丸。
 2.1.6 肝肾阴虚证 乏力神疲、视物昏花、眩晕耳鸣、口干咽燥、烦热盗汗、虚烦不眠、筋脉拘急或麻木、或疼痛、腰膝酸软、尿黄便干,舌红少苔、脉细弦数。治当补肾养肝,方用六味地黄丸合一贯煎加减:生地、萸肉、沙参、麦冬、茯苓、淮山药、杞子、当归、川楝子、丹皮。肌肉疼痛明显加地龙、秦艽、牛膝、元胡、头痛加杞子、菊花;关节疼痛加威灵仙、防风、青风藤;咽痛明显加山豆根、射干、元参;淋巴结肿痛加连翘、猫爪草、夏枯草。
 2.1.7 脾肾阳虚证 乏力神疲、形寒肢冷、面色白 光白、腹部冷痛、下利清谷,腰酸膝冷、小便频数、面浮肢肿、阳萎遗精、宫寒不孕、带下清稀,舌淡胖、边有齿印,脉沉迟细弱。治当补肾温和,方用金匮肾气丸加味,药用熟地、萸肉、茯苓、淮山药、泽泻、附片、肉桂,黄芪、鹿角片。腹部冷痛加炮姜、细辛;下利清谷加肉豆蔻、补骨脂;腰酸膝冷加巴戟、杜仲、仙灵脾、川牛膝。
 2.2 主方与针灸治疗

[1] [2]  下一页

 
版权所有:西京医院中医科 电子邮箱:tcmcch@fmmu.edu.cn 陕ICP备06008626号
地址:西安市长乐西路15号 邮编:710032 电话:(029)84775351(病房) 84777517(门诊)
计数开始2009年6月